屠呦呦获诺贝尔奖证明了什么,中药何时不受苦

2019-09-12 作者:网站首页   |   浏览(158)

[银河网站登录,中药材天地网讯]近日,新一轮的诺贝尔奖已经基本尘埃落定,其中生理学奖已经被确定颁发给屠呦呦、坎贝尔和大村智三人。据官方消息,屠呦呦获奖的理由是从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先驱性地发现青蒿素,开创疟疾治疗新方法。屠呦呦获奖的消息甫一传出,全国上下赞誉之声固然是不绝于耳,持不同意见的却也是大有人在。

10月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在斯德歌摩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以及另外两名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和大村智,以表彰他们在寄生虫疾病治疗方面取得的成就。屠呦呦的获奖感言是:“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对防止疟疾等疾病、维护世界人民健康具有重要意义。青蒿素的发现是集体发掘中药的成功范例,由此获奖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而诺贝尔评委会公布获奖时的原话则是:“为表彰屠呦呦最早发现青蒿具有治疗抗疟疾的作用,为人类健康的保护作出了重大贡献!”这两段话,充分证明了屠呦呦和她代表的中医药的巨大作用。对于中医药发展,屠呦呦的获奖证明了什么呢?笔者认为至少证明了以下几点:一、证明国际上是认可中医药的。在我国本土的科学家中屠呦呦教授是第一个获诺贝尔奖的,而这个奖项又是源自她及她的团体和支持合作者对古老中医药的创新利用,为治疗疟疾作出了重大贡献,这次能获诺贝尔奖有力地证明了国际科技界是认可中医药的。二、证明了中医药确实是一个伟大的宝库。毛泽东同志很早就强调“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屠呦呦发现青蒿素抗疟疾就是从古老中医药这个伟大的宝库中进行发掘,加以提高方形成的一项新成果。由此,说明国家应出台一些扶持鼓励政策,加大对中医药宝库、特别是对有巨大潜力的民间医药宝库予以重视发掘,加以提高。三、证明了中医药是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挖掘好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是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屠呦呦教授所获得的诺贝尔奖项,就是从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受到启发而进行的研究。还有已闻名中外的云南白药、季德胜蛇药等也都是从中医药的原创资源中创新出来的。2015年10月5日,这是一个值得永远记住的日子: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中医科学院的屠呦呦教授。青蒿素的发现因诺贝尔奖的评定而重新归于中国传统医学。看看英国《泰晤士报》的报道吧:“屠呦呦是第一位中医荣誉桂冠获得者,她从传统中医获得灵感,发展出对付疟疾的新的道路。”有报道说,青蒿素已经使34亿人口受益。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明显对于提振英国中医的地位有极大的好处。西方人都承认了这是中医药的成就,中国人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妄自菲薄、不珍视自己的民族文化呢?回想起2000年英国上议院科技特别委员会的蓝皮书,将中药中发现的青蒿素作为西药的科学证据;将针麻研究中发现的内啡肽作为西方针灸的科学证据。然而中国的传统中药和针灸因为当时中医界没有将这两个成果作为科学证据上报,竟然被上议院认为“传统中医和针灸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与某种宗教和哲学相联系的疗法,不应予以财政、教育和研究的支持。”等于要废止中医。以致我们花费了15年时间争取中医地位以求用立法方式予以肯定,至今尚不能成功。这次屠呦呦得了诺贝尔奖,终于有机会为中医平反了。难道这不是中医的成就吗?我曾经多次发表论文,谈到对用现代方法研究中医的看法。我认为中医对此要有胸怀,要有气度。特别是在中医系统论方法目前还没有可操作性的方法进行研究之前,应该欢迎西医的、现代科学的,但是是属于原子论的方法和仪器来研究中医。我想,那些为中医研究着急的朋友们,也要有耐心,越难研究的对象,其前途越大。难关终是需要时间才能克服的。屠呦呦的获奖为中医药研究打开了一扇大门,为中医药发展带来了希望,更成为了中医药的骄傲。《诗经》“鹿鸣”中的诗:“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屠呦呦就正是这样一头一生“食野之蒿”、“德音孔昭”的鹿。她吃的是蒿草,挤出的是奶,是拯救万民的药。今天,我们真心诚意地为她欢呼,为她骄傲;为中医欢呼,为中医骄傲!

说起来屠老做这方面的研究时还是在文革期间,发现又是集体攻关时期做出来的,文章发的晚不说,署名也只有集体名称,现在冒出来一批持有不同意见的人倒也很正常。其主要观点包括:屠老贡献不是最大的;屠老不最早出成果的;中医中药是伪科学,屠老做的工作和中医中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仅仅是简单植物提取物研究而已。

前两种观点还能说是当年同样有贡献的人身为科研人士的不服,而后一种就很有种让中医药躺枪的感觉了。据屠老本人所言,当初所以会选择青蒿作为突破口,其实是在2000多种中医验方中筛选出来的,其后青蒿素提取方面的突破也确实是从《肘后备急方》中记载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获得灵感。所以不少人认为屠老获奖不仅仅是我国科学家的工作得到了认可,更是我国中医药文化获得国际认可的一种证明。而事实上,瑞典方面对中医药文化的态度并未得到改观。

笔者看来,之所以会有这种观点出现,主要还是我国中医药文化和中医药产业确实现状堪忧,甚至需要有外人认同才能保持足够的自信。今年以来,有关部门披露的官方数据显示,中医药产业在我国整个医药行业中所占市场是远不如西医的,更令人担忧是的中医药的市场份额还呈现出连年萎缩之势。在这种背景下,国人对中医药信心不足也就不难想象了。而这种情况又反过来促使中医药产业的进一步萎缩,形成恶性循环。如此发展下去,再加上20世纪以来一直不曾消失过的废除中医中药的呼声,也许要不了多久,中医药就真的要在一片不信任的反对声中痛苦的消失了。

因此,笔者认为,即使国外并未大范围认同中医药,借由当前屠老因青蒿素获奖这一契机尽力提振国人对中医药行业的信心也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一时不认同不代表永远不认同,等中医药重新发展起来,甚至于势压西医时,难道还怕得不到认同而苦苦挣扎吗?

本文由银河网站登录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屠呦呦获诺贝尔奖证明了什么,中药何时不受苦

关键词: 银河网站登录